《小夜曲》书评。

事实上,「浪漫」这个词儿如今早已透着些俗气的味道。幸好「浪漫主义」还没。 人们对浪漫的事儿总是有些追求,至差也会是叹惋之情。因为浪漫源于对现实平庸的麻木不仁的超脱,用更不理性的方式去实现理性里的一切,而对浪漫的追求往往意味着人们同时希望得到一件事的两面:美丽的过程,和美丽的结果。 百年孤独里的浪漫主义是有力的, 奥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