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自由干什么?

你要自由干什么? 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冒犯,以至于 @李子暘Lee 2018发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被喷成了筛子,而且三年多过去,随时都被拿来鞭尸一番。 推特上,@WoodenHarp 今年发了这么一条一模一样的:对美国人,其实可以问一个可算是扎心的问题:美国人要自由干什么? 语境不同,看起来就是截然不同的立场,截然不同的观点...

Weekly | 焦虑。

俄罗斯在疯狂星期四跟乌克兰正式冲突了。这么多年来我最喜欢的一款游戏叫《This war of mine》,反战是人类最核心的普世价值,没有好战争,没有坏和平。酝酿了几天以后,对这个世界是的确有些失望——你能看到如此明显舆论被操作的痕迹,你也能看到如此粗糙的网络争论和既得利益者在其间扮演了角色,于是你觉得生活似乎并没有那...

Twitter Thread – 关于GFW。

我的本职工作是程序员,同时因为混迹传统金融行业,在外资中资都呆过,也接触过国外的金融监管和国内的金融监管。同时出于兴趣,也考了CFA和FRM这样的金融相关的玩意,当时的目的更多是让我从能从业务部门的视角去理解我做的项目,如今却成为了我理解金融世界和一直以来思考的基础知识的一部分。 我接触电脑和网络都挺早的,9x年……自...

不落凡间的。——《千年图书馆》书评。

今夜の月はしましま模様? 今夜的月亮是一丝一缕的吗? 你知道吗,音乐是有生命的。世界上本没有音乐,他们从宇宙的遥远处飘来,落在人类的耳朵里,遇到合适的人,就偷偷的寄生下来,知遇而传播开去。 你知道吗,文学是有生命的。世界上本没有文学,她们从宇宙的另外一面偷偷降落,落到人类的心里,遇到合适的人,便也就这样传递下去了。 你...

Twitter Thread – 由社会福利引出的思考。

起因是看到twitter上一个朋友发了大约是困惑或者牢骚的话,关于社会福利结构的问题。本来想去简单的回复一下我看待观视频里面许多内容的一些想法,但点开一看,下面的评论都是顺着牢骚就high得喷了起来的货色,完全不是可以正常交流的气氛。于是Retweet了一下开了一条想梳理一下自己的想法,没想到一下子洋洋洒洒写了25条…...

可有可无。——《暗店街》书评。

我的手机通讯录里有大概三百多个号码,但其中常用的也许只有不到10个。看着熟悉的名字们,许多都像是过客一般,我可以说得出他是谁,我对他有印象,有评价,然后就真的没有然后了。这些名字对我有着可有可无的意义,很难言尽,而我对他们,想必也是如此。 哲学家会思考存在先于本质,但现实里,人们甚至无法自己证明自己的存在。 对这个世界...

文字应该有的样子——刘天昭 《毫无必要的热情 》 书评。

在学校的时候看过很多小说,传统的,网络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大把时间看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有限的时间便越来越多的去看一些相对更严肃认真的文字,似乎这样的文字更容易沉淀出些东西来,这样的文字更有样子一些。 但回过头去看,我几乎不太爱看女人的文字,总觉得水汽重,要么寡淡,要么就是女式古龙水的味儿太浓,怎么都不习惯。张爱玲算是...

平行世界里的温暖地方——《山茶文具店》书评。

平行世界里的温暖地方——《山茶文具店》书评。 去过镰仓两次,最开始的原因自然是著名的灌篮高手打卡胜地,但买了一日票坐上“江之电”小电车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身处了另外一个故事里的世界。海岸线,冲浪的人们,帆船,海鸥,寺庙,中古店,这条电车线更像是一条温柔的大蛇,把这些只在故事里读到过的五光十色的鳞片穿了起来。 那时候在日...

历史的大车和VaR。

首先咧,这不是一篇讲金融知识的文章。 风险的量化理论里,比较重要的一个指标叫VaR(Value At Risk)在险价值。VaR的标准描述里,永远有两个关键因子——置信区间和对应的敞口价值。说人话的意思就是,人们对于风险的评估永远是基于有限的时间和概率,而应对风险的时候,我们手里的牌似乎也只有有限的成本和有限的风险胃口...

骄傲比高考会重要一点点。

悉尼的公交系统使用一种不记名充值卡,Opal。这个公交系统的算法跟哈士奇的骨骼一样清奇,什么每一天上限多少,七天内的上限多少,周日突然免费,机场线单独计算一个往返价格……连我这种以码代码为乐的宅男都觉得头大,很难想象白人同志们怎么搞的清楚,以及这种复杂的清算怎么能不出错不冲突。 果然,Opal卡有一个巨大的bug——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