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Thread – 关于GFW。

我的本职工作是程序员,同时因为混迹传统金融行业,在外资中资都呆过,也接触过国外的金融监管和国内的金融监管。同时出于兴趣,也考了CFA和FRM这样的金融相关的玩意,当时的目的更多是让我从能从业务部门的视角去理解我做的项目,如今却成为了我理解金融世界和一直以来思考的基础知识的一部分。 我接触电脑和网络都挺早的,9x年……自...

众所周知的故事,的侧面。——《告别百年激进》书评。

过去的十年,自从自己半只脚跨入了金融行业,我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始学习行业有关的一切,并试图解释我看到的这个世界。 宏观经济学,凯恩斯,芝加哥,金融市场,货币战争,定价模型,巴塞尔协议,CFA,FRM……乱七八糟的啃了好多,却始终没有一种串起来了感觉。因为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答:中国经济是咋回事,以及这个地...

从牛顿到今天,从人民币到百夫长。

其实,标题和内容严重不符。 因为大多数人也许不知道,牛顿这哥们除了苹果,地球,引力的故事,还有一段更加务实的经历——英国皇家造币厂厂长。1717年,牛顿建议不再用白银进行铸币,同时将黄金定价。自此,英国进入了事实上的金本位制。由此,英国在欧洲率先建立起金本位,并在欧洲普遍实行金银复本位制的国家进行金银套购,形成了巨额黄...

历史的大车和VaR。

首先咧,这不是一篇讲金融知识的文章。 风险的量化理论里,比较重要的一个指标叫VaR(Value At Risk)在险价值。VaR的标准描述里,永远有两个关键因子——置信区间和对应的敞口价值。说人话的意思就是,人们对于风险的评估永远是基于有限的时间和概率,而应对风险的时候,我们手里的牌似乎也只有有限的成本和有限的风险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