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还是管理问题。

上海发生的,是各地基层治理矛盾的一个集中化体现。 民主集中制加党内问责制一直是中国经济发展迅速的底层逻辑之一,因为这种治理结构行政效率高,管理成本相对更低,但缺点则是权责界定相对模糊,在权责不明的情况下,问责制度则是双刃剑:责不明则过度管理,权不明则过度执行,权责都不清楚,但代价确是清楚的(某个位置上的某个人的政治生涯...

你要自由干什么?

你要自由干什么? 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冒犯,以至于 @李子暘Lee 2018发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被喷成了筛子,而且三年多过去,随时都被拿来鞭尸一番。 推特上,@WoodenHarp 今年发了这么一条一模一样的:对美国人,其实可以问一个可算是扎心的问题:美国人要自由干什么? 语境不同,看起来就是截然不同的立场,截然不同的观点...

Weekly | 我们的两层神经网络

杭州的顺丰终于恢复了,小米4K显示器也终于送到了。怎么说呢,从办公场景来说,4K和2K的差异其实并不一定比24寸和27寸或32寸来的显著。周末修图试试100%的Adobe…… 上海同事们基本上崩了,估计还得在家工作一个月。今天批了一个离职申请,侧面说明了,如果管理者不能明确部门运作的框架和分工,下面的人迟早要掀桌子。 ...

Financial Risk and Production Management Philosophy 金融风险和生产运维管理哲学

金融风险?Financial Risk?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回想起了被Gordon growth model支配的恐惧…… 金融风险的核心定义之一,便是所谓的风险并不等同于损失。风险是对不确定性的一种表达,在金融的世界里,风险可能同时代表机会成本和损失概率。这是从统计学意义上,对世界运行的一种重新建模,也重新教育人们从...

Weekly | 你所以为的事实。

Weekly 小朋友吃了轮状病毒疫苗,于是开始产生轮状病毒症状,就跟吃了华莱士似的喷射了三天……周日总算应该是缓解了。 上海杭州的疫情似乎又严重了起来,香港基本上已经炸了,已经两年了人类还是没能战胜这个病毒。20年的时候自己说,想来人类在地球上生存,终究还是survive而已,在所有灾难片的固定基调里,人类只有团结和协...

Weekly | The Power Elite

Weekly 这周月嫂走了,开始跟老婆两个人徒手照顾小孩。自从有了小望以后,看了两本厚书和一大堆知乎小红书的专项答疑,简单上手之后感觉难度真的并不大,细心测试后基本能理解小朋友苦恼的需求来源,然后就是针对性的修事故而已……现代人照顾小孩缺乏的真的不是知识,更多的是时间和精力。有些理解为什么发达国家大部分的妻子生孩子以后...

Weekly | 焦虑。

俄罗斯在疯狂星期四跟乌克兰正式冲突了。这么多年来我最喜欢的一款游戏叫《This war of mine》,反战是人类最核心的普世价值,没有好战争,没有坏和平。酝酿了几天以后,对这个世界是的确有些失望——你能看到如此明显舆论被操作的痕迹,你也能看到如此粗糙的网络争论和既得利益者在其间扮演了角色,于是你觉得生活似乎并没有那...

一切问题都是管理问题。

一直以来的说法,互联网公司的「卷」不是一天两天了,年前企业微信团队还冒出来一个小插曲,应届生忍无可忍喷了一波。 里面有一段话,很能得到年轻人们的共鸣:延期一天,是不是马上就会倒闭? 答案很显然不是,延期一天微信自然不会倒闭,但延期一天究竟会发生哪些事情,讨论起来却也许复杂的多。 比如,这个项目被标记为延期以后,可能导致...

Weekly | 外行变化。

好消息是,小望回家,喂得也不错,早产小朋友似乎慢慢的好起来了。 坏消息是,有人要离职。 生活需要继续的。 关于变化 企业里总是在发生变革,发展不顺求变,发展顺利也求腾飞求继续变。人们总是对成功的变化津津乐道,但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神机妙算,妙手回春,大部分的变化不过是去往未知世界的一种尝试而已,哪有什么胸有成竹。 公...

望。

二十多岁的时候,第一次读《百年孤独》。 除了有感于记不住如此多的人物名字之外,最大的震撼,来自于第一次感受到了时间的残忍。一个家族的百年岁月堆叠在一起是如此悲伤,每一个个体在历史的车轮下如此的微不足道,而这条温柔的时间线划过的时候,看起来是如此的孤独。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父亲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