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自由干什么?

你要自由干什么?

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冒犯,以至于 @李子暘Lee 2018发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被喷成了筛子,而且三年多过去,随时都被拿来鞭尸一番。

推特上,@WoodenHarp 今年发了这么一条一模一样的:对美国人,其实可以问一个可算是扎心的问题:美国人要自由干什么?

语境不同,看起来就是截然不同的立场,截然不同的观点。我不想再这里去探讨两条评论,完全Identical的用词,到底为何不同,但本质上,地球上关心社会学和政治的人,始终在探讨的一个议题就是,公民社会人们让渡多少权利享受多少义务,这个契约的均衡点,是否有最完美的解?

大部分时候,我们说自由,指的是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的言论自由,指的是媒体和大众头上没有马赛克的信息自由,指的是人们不会因为奇怪的理由获罪的个人自由,指的是政府可以轻监管行业可以自由公平发展的经济自由。

显然,没有自由是免费的。从国家建立的第一天起,从国家被赋予了执法的权威,公民既让渡了部分的自由,以换取整个社会以约定的规则运作,并赋予执法机关以必要的暴力维护这种秩序的权利。当绝对的自由在任何一个国家契约存在的地方,已然消亡,那么去谈论什么是自由,在哪个国家拥有自由,很不自然的展现出了尴尬的气氛。

一个病毒,把这个地球整整三年搞的鸡犬不宁,并且可以遇见的还要持续些时候。这个时候,你会不由自主的感觉,60亿人在这个星球上,建立出的所谓文明其实狗屁不是,这60亿卑微的生物在地球上的存在充其量仍然只不过是“生存”而已,地球也许抖一抖,这六十亿虱子兴许就没了。

这当然是虚无主义的态度,但至少说明:生命的存续并没有你我想象的那么理所当然。那么,建立在生命存在之上的一切形而上,兴许有一天也不过是空中楼阁而已。你说你能投票,你说你可以骂总统,但病毒面前,也许一波你就被带走了,跟谁说理去呢?

中国的发展轨迹,显然是要求人民让渡更多的权力,交换更高的行政效率和更宽泛的政府责任。这是好是坏?身处其中的人也许没有人可以有最正确的答案,只能留待将来的历史学家去比较。但如果目光短浅的只看过去的三十年,这个国家让我这种完全普通家庭的普通人,从曾经吃不起饭的日子,走到了可以和发达国家的平民相似的生活水平上,如果这样的个体的跃迁,放到任何一个相对静态的低增长环境内(比如日本),这几乎可以称作飞黄腾达的励志故事;但放到中国这个我这种人啥都不是,周围随时还有上亿跟我差不多一起生活进步的国家来,我就是既得利益者中的一个,并且肩负了开化民智,追求自由的责任了?

袁老先生,您确实把这些人喂的太饱了。

我们从来都没有自由,让渡与获得,无非是每个人心里天平最赤裸裸的算计而已。

两者皆可抛?不可能,爱情和生命,才是我生活的意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