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ly | 我们的两层神经网络

  • 杭州的顺丰终于恢复了,小米4K显示器也终于送到了。怎么说呢,从办公场景来说,4K和2K的差异其实并不一定比24寸和27寸或32寸来的显著。周末修图试试100%的Adobe……
  • 上海同事们基本上崩了,估计还得在家工作一个月。今天批了一个离职申请,侧面说明了,如果管理者不能明确部门运作的框架和分工,下面的人迟早要掀桌子。
  • 余杭区实行只进不出了,乐得在家里办公了三天,似乎下周还得继续。而上海……人类真的不省心啊。

我们的两层神经网络

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在《Thinking, Fast and Slow》,详细的论述了心理学层面,人脑在面对决策时候的常规工作机制。

为了节省资源,快速响应,人脑会有两层神经网络,一层超快,根据经验主义快速构建的世界观,提供类似直觉的极速思维能力;一层慢,费脑子(费营养),但是根据逻辑推理得出最合理的答案。

(突然觉得这很像是“百万流量分布式系统架构”……缓存+后台逻辑)

如果将这本书作为核心方法论复盘这个世界上你遇到过的人,事,至少能很容易的解释这样几个问题:

  1. 许多丧失了思考能力的人,会习惯于用第一层思维简单思考并和你沟通。他们并不是听不懂逻辑,单纯是因为懒和蠢,在大部分时候放弃了第二层思考。所以,如果你遇到有人喜欢打比方跟你沟通,用比喻来跟你讲论点,就要小心,他可能单纯只是愚蠢。“愚蠢的人总是善于打不恰当的比方”这句话,诚不我欺。
  2. 通过创造简单信息不对等,可以非常轻易的操控人们的第一层思维的算法,于是愚蠢的人也是最容易被操控但不自知的。
  3. 不要怕累,尽量多的用第二层思维去怀疑自己第一层思维得到的答案,这才是人的价值所在,也是保持自己不要愚蠢的唯一办法。思考一定要基于逻辑……

这本书很值得一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