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有可无。——《暗店街》书评。

我的手机通讯录里有大概三百多个号码,但其中常用的也许只有不到10个。看着熟悉的名字们,许多都像是过客一般,我可以说得出他是谁,我对他有印象,有评价,然后就真的没有然后了。这些名字对我有着可有可无的意义,很难言尽,而我对他们,想必也是如此。 哲学家会思考存在先于本质,但现实里,人们甚至无法自己证明自己的存在。 对这个世界...

一个不连通的世界。

中文互联网世界不光是一个巨大的围城,里面也逐渐变成了一个个的小围城,一个个的数字孤岛,由app们守护着的孤岛。 我极度的讨厌这种感觉。 虽然我是个中庸的老派,并不会因此去抵制微信,不使用微信,但至少坚持写网页博客而不写公众号,也是这种老派表现里很具体的一种坚持。(当然还有机械表…… 万维网之父 Tim Berners-...

杠杆上的民族。

杠杆(Leverage)这个词大部分时候来自于金融,是融资工具的一种。 杠杆意味着放大收益,放大损失,意味着透支未来,意味着空手套白狼。 作为风险厌恶患者,我从未在理财的过程中挂过杠杆,房贷比例也非常非常低。作为半个金融业或者银行业的从业人员,这种稳重甚至是有些滑稽的,这种固执的偏好,大约来自自己性格的一部分,而非真如...

众所周知的故事,的侧面。——《告别百年激进》书评。

过去的十年,自从自己半只脚跨入了金融行业,我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始学习行业有关的一切,并试图解释我看到的这个世界。 宏观经济学,凯恩斯,芝加哥,金融市场,货币战争,定价模型,巴塞尔协议,CFA,FRM……乱七八糟的啃了好多,却始终没有一种串起来了感觉。因为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答:中国经济是咋回事,以及这个地...

印度。

因为工作的关系,有一些印度朋友,也去过印度。 这是一个很纠结的地方,纠结在于,个体的印度人民有着和中国人非常相似的价值观和生活态度,他们辛苦,从贫穷中来,希望努力工作改变生活,养育家庭,在乎工资,重男轻女,这些中国社会里见得到的东西,几乎都用相似的模样在印度人民身上存在着。 但印度人作为一个整体,却总是有另一种微妙的特...

从牛顿到今天,从人民币到百夫长。

其实,标题和内容严重不符。 因为大多数人也许不知道,牛顿这哥们除了苹果,地球,引力的故事,还有一段更加务实的经历——英国皇家造币厂厂长。1717年,牛顿建议不再用白银进行铸币,同时将黄金定价。自此,英国进入了事实上的金本位制。由此,英国在欧洲率先建立起金本位,并在欧洲普遍实行金银复本位制的国家进行金银套购,形成了巨额黄...

聊聊ITSM的落地见闻。

从今年的年初开始,面试了大概十几个生产运维管理相关岗位的候选人,相当于间接的也围观了数十家不同企业的IT服务治理是如何落地的,很有感触。很有意思的是,你会发现即使大家都对着一本一模一样的ITIL,也能给你聊出五颜六色的花样来——而汇成一句话就是,没有真枪实弹的干过的人,一听就能听出来。 十几个面试人,大约可以分成如下几...

文字应该有的样子——刘天昭 《毫无必要的热情 》 书评。

在学校的时候看过很多小说,传统的,网络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大把时间看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有限的时间便越来越多的去看一些相对更严肃认真的文字,似乎这样的文字更容易沉淀出些东西来,这样的文字更有样子一些。 但回过头去看,我几乎不太爱看女人的文字,总觉得水汽重,要么寡淡,要么就是女式古龙水的味儿太浓,怎么都不习惯。张爱玲算是...

平行世界里的温暖地方——《山茶文具店》书评。

平行世界里的温暖地方——《山茶文具店》书评。 去过镰仓两次,最开始的原因自然是著名的灌篮高手打卡胜地,但买了一日票坐上“江之电”小电车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身处了另外一个故事里的世界。海岸线,冲浪的人们,帆船,海鸥,寺庙,中古店,这条电车线更像是一条温柔的大蛇,把这些只在故事里读到过的五光十色的鳞片穿了起来。 那时候在日...

历史的大车和VaR。

首先咧,这不是一篇讲金融知识的文章。 风险的量化理论里,比较重要的一个指标叫VaR(Value At Risk)在险价值。VaR的标准描述里,永远有两个关键因子——置信区间和对应的敞口价值。说人话的意思就是,人们对于风险的评估永远是基于有限的时间和概率,而应对风险的时候,我们手里的牌似乎也只有有限的成本和有限的风险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