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傲比高考会重要一点点。

悉尼的公交系统使用一种不记名充值卡,Opal。这个公交系统的算法跟哈士奇的骨骼一样清奇,什么每一天上限多少,七天内的上限多少,周日突然免费,机场线单独计算一个往返价格……连我这种以码代码为乐的宅男都觉得头大,很难想象白人同志们怎么搞的清楚,以及这种复杂的清算怎么能不出错不冲突。 果然,Opal卡有一个巨大的bug——可...

那些无处可逃的难过。——《远山孤影》书评。

好平淡的故事啊。 啊。 啊。 卧槽……你妹啊。 妈的……好难受 这故事就是这个路数,难过的是就像这该死的生活一样,没有给你一点机会,让你恍然大悟,让你心里堵得慌却只能看着世界的尽头叹气。站在这冷嗖嗖的死胡同里,你回过头去看着那些自欺欺人,看着那些扭曲的记忆,才发现所有的伪装如今都变得滑稽,所有的温婉和善良的对照,都变得...

是这个样子。——《天黑之后》书评。

豆瓣网2010年12月27日上线了一个虚拟社区,叫【阿尔法城】。之后的几年,这个弥漫着浓郁文艺气息的小社区并没有在互联网的井喷时代里带出太多的浪花,甚至许多喜欢豆瓣的用户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五年之后,豆瓣阿尔法城关闭,有人评价,它是痴迷于城市规划的豆瓣创始人的一次文艺乌托邦的尝试。但如今,它仅存遗迹。 “阿尔法城”与法国...